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然之子 的博客

以出世的心态办入世的事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那可怜的"记忆力"  

2011-10-27 19:34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每次出门之前都得站在门口用脑子过一遍:钥匙、手机、花镜、钱包——这是外出必带的。其它还有要办事需带的东西,交水电费得带交费卡,买药得带医疗卡,坐公交得准备钢崩,骑车出去得预备零钱存车……记得在市场买菜有两回给完钱不拿菜就走;还有一次参加老年活动班忘带花镜,结果看发给的材料如同瞎了一样,本来很愉快的话动结果兴味全无。

      有人说到了老年记忆力减退是必然的,可我年轻时记忆力也一般。上中学时老师讲的古典文学现在只囫囵记得“捕蛇者说”、“孔雀东南飞”、“木兰辞”、“三吏”“三别”,“茅屋为秋风所破歌”,现在能张口就来的仅那首“床前明月光……”有时自己写点什么表达一点心思,啰里啰索说了半天还觉意犹未尽。类似的心思人家引用一句古诗表达得十分得体,让人赞羡不已。有时闲下来回忆往事,在一起工作三五年的同事只记住了姓,绞尽脑汁也想不起叫什么名字,困扰好几天,不定什么时候豁然开朗一下想起来了。有时参加同事孩子婚礼,几十桌的来宾差不多都是曾经的同事,一个部门的当然还记得,那些半熟不熟的,热乎乎地聊了一会,回转身来怎么也想不起人家叫甚名,又不好意思问……有时家人嗔我忘性太大,无奈,便用爱因斯坦那句“名言”搪塞:“能用钢笔记在本子上的事,决不用脑子死记。”(大意)

        但有两个人的名字我记得特牢。那是1953年的事,我上小学五年级,“六一”儿童节学校组织我们去工厂搞一次“交大朋友”活动。那时是解放初期,翻身解放的气氛犹在,社会上融洽温和。我和同学去当时的东棉纺织厂,不少男女工人笑容可掬和学生混坐在广场上自由配对交朋友,与我配对的那位工人叫韩春,还有一位后来赶到的名叫谢相持,相见以后他转身去附近商店还给我买来算草本、方格本……此事已相隔60年了,可这两位的名字多少年来我牢牢记着。当时他俩也就二十岁左右年纪,现在应八十岁左右了,不知他俩如今境况如何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2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