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然之子 的博客

以出世的心态办入世的事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杨头  

2012-04-14 12:08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母亲在市饮食服务公司做会计,工作一辈子。生前给我讲了不少她单位的人和事,那老杨头的故事我记忆颇深。彼时母亲在跃进饭店(现老马路杜记馄饨位置)办公室上班,老杨头(没几人知他大名)是他们办公室打更老头,他是河北人,年轻时随人闯关东来到锦州,没什么正经工作。解放了,看他无亲无故,政府安排他就业一直在服务行业打杂。1970年代他被安排在母亲所在的办公室打更。每天当人们下班后他就到办公室值班,基本上是关门睡觉,第二天一早人们来上班他便回家了。他不粘声不粘语,老实得无以复加。工资虽然不高但利手利脚一人生活绰绰有余。母亲说每年春节放假前一天下午,办公室人员已安排好节日事项聚在一起等候回家,老杨头也提早来到办公室,手里一定抱着一个大西瓜请办公室人品尝,且连续几年如是。那年月冬天市面上根本没有卖西瓜的,这是老杨头入秋时自己在窖里精心贮下的。

       母亲还介绍老杨头的几件轶事。有一年他得病,心口堵得慌。办公室打发一个人陪他去附属医院,帮他挂了号领他到诊室看了大夫,陪他的人有事急匆匆先走了。等看完病他拿着药单楞是找不到交款、取药的地方,便两手空空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 老杨头家在烧锅大坑,当时那烧锅大坑很赃乱,街道不成格局,商铺参差,垃圾成堆,狭窄的道路不时被垃圾和土垫得越来越高,把住户的房门挡住甚而推不开门。老杨头的家门也被增高的路面挡住了,只好把房门底部锯下一截。过不几日外面路面又增高了,只好再锯下一截,就这么几次三番房门差不多被锯掉一半,其炕沿与门坎在同一平面,进他家推开门咕咚一下掉进半米深的屋地。房子因年久失修时常漏雨,为此买了一架梯子为方便上房铺铺盖盖。

      那时政府每年春季发动一次爱国卫生运动,各家垃圾不许随便乱倒,倒圾圾需到街口的垃圾箱。老杨头也自备一个小垃圾桶,不几日装满后送到街口的大垃圾箱。街口垃圾箱离家有半里多路送一次很吃力,为此老杨头花100多块卖了一台白山牌自行车,每次送垃圾时把垃报桶放到车后架上再送到街口大垃圾箱倒掉,而他一辈子没骑过自行车。

       单位曾多方打听老杨头在天津有一叔伯姐姐,取得联系后姐姐打发儿子来锦看舅舅,临回津叮嘱舅舅去天津串门。过些日子老杨头请好假,终因不会卖火车票即便买了票也不知咋上车而未能成行。

       有时办公室人闲聊说到解放前,有人调侃问老杨头逛过窑子没,他嗫嚅半天承认跟人一起逛过一次。又有人问窑娘们长得好看不,他说,一脸麻子。那是他一生仅仅一次与异性肌肤之亲。

       办公室人出外办事,看见他白天差不多天天在百货大楼临中央大街那面墙根,与几个差不多年纪的老头或蹲或站晒太阳。办公室领导被告知他去世时,来人就是在百货大楼外发现他的。处理丧事时给他穿装老衣裳,从他上身剥下内衣外衣共六件,而没有背心秋衣一类,都是单的夹的褂子。到他家整理遗物只见几处墙窟窿塞着油灯、废纸、铺陈等物,房粱上挂着发了毛的一节油条,挂着的一只筐里放些日用什物,炕面铺着漆过的牛皮纸,碗架子放着剩莱剩饭,在一装衣物的箱子底层藏有300多元钱。单位决定拿这钱支付丧葬费,还剩近200元,联系天津姐姐始终没联系上,只好充公。

       就这么着,老杨头无牵无挂地在地球上消失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8)| 评论(1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